用户名: 密码: 记住

张培萌求婚张漠寒

《邪艳曲》(未删全本):第 28 部分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《邪艳曲》(未删全本)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
    帝豪酒店五十八层,一个布置很简朴,但是却让人看起来很舒服的宽敞的办公室里里面,庄立群一脸痴呆的望着落地玻璃窗下面的万家灯火。下面来来往往的人流和车流,此刻就像是一个个小小的蚂蚁一般的在地上慢慢的爬着。

    落漠的脸上有一丝淡淡的湿痕,眼里有一丝雾气,还有一点空d,美人卷珠帘,深坐蹙娥眉。但见泪痕湿;不知心恨谁?这首留传千古的诗句,似乎是专门为此时的她而写的一般。

    三年了,又是一个三年,你究竟在哪里?庄立群的嘴里淡淡的念着,这三年来,帝豪酒店越做越大,成就已经足够让世上的无数男人感到惭愧,每当看到自己的那些手下崇拜中带着一点敬畏的眼神地时候,她的心里都总有一点酸酸的感觉。如果,这个眼神来自他的身上,那该多好啊!

    可惜的是,这只是她一厢情愿的想法,他的眼里非但没有这种神色,而且,这三年来。他根本就像是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般,没有和自己联系一下。每一次想起他地时候,他都只能让自己更加的努力地去工作,希望把所有地时间都放在工作当中,用累到麻木的工作来遮住对他的思念。

    以前,他也是这样经常的消失,但是无论是那一次,都没有像这一次一般的。让她感觉时间的难熬。

    铃常回家看看一串清脆动听的音乐从她地手机里面传了出来,打破了她的思绪。

    喂,许伯吗?庄立群轻轻的抚了一下自己的眼角之后,才回到桌面上拿起那款精美的手机,接通了电话,用一种柔和的语气道。

    是啊,小群吗?你现在在忙吗?电话里传来的声音,正是那他的父亲许东地声音。只是这次的声音和平时稍稍的有一点不同,显得有点激动。

    有的,许叔叔,要吃饭了吗?我已经下班了,马上就回去。庄立群道。

    从三年前开始,她便一直和许东夫妇住在一起。每天到这个时候,他们都会给她打电话来叫她回家吃饭,他们并不知道她在大纽市的成就,只知道她是在帝豪酒店上班,每天工作时间都很长。

    每当他们的电话响起地时候,她的心里都会涌起一种熟悉的感觉,一种家的感觉,这几年来,她已经习惯了这种感觉了。

    好!你快点回来,我有一件好事要告诉你!许东的声音没有以前那么平稳。这次显得特别的激动。说完就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好!庄立群的话还没有说完,许东的电话就挂了。让她愣了一下。才急匆匆的收拾东西,准备回家。这几年还是第一次见到他这么激动呢!

    老头子,看把你乐成这样,小锋回家了,又不是来美国看我们来了。要是小锋说要马上过来看你,你还不直接给乐上天了?小惠看着已经激动了一天的许东,不由打击了一下他道,不过,她嘴上虽然这么说,但是她地心里地高兴恐怕一点也不比丈夫差,脸上洋溢了一天的笑容就是最好地证明。

    哟,我要是老头子,你不就是老太婆了?嘿嘿,你也别光说我,你自己看看你的脸上,那激动可不比我逊呐!许东来到美国之后,似乎妻管炎的现象稍稍的得到了一些治疗。竟敢开口反驳起爱妻来了。

    自从听从儿子许剑锋的安排,来到加历国定居之后,他们的心里便无时无刻不在挂念着远在天边的儿子,虽然他们能够理解自己的儿子,也信任他的能力,知道他不会有事的,但是三年时间,毫无音讯,不管怎么样,他们的心里多少有点疑虑,尤其是走之前的时候遇到的那些事情,更是让他们的心里忐忑不安,好几次都差点就想回去看看清况了,还好后来庄志平这个许剑锋师傅来看了一次他们,告诉他们儿子许剑锋此时正在闭关练习一种很重要的武功,他们的心里才放了下来,但是还是不怎么踏实,毕竟,就这么一个儿子,时间这么长没有见过了,也没有听到过他的声音,让他们如何能不思念?

    特别是刚到加历国的时候,他们语言不通,和人交流又特别的不方便,每天他们就是关在这套房子里面,若不是有庄立群每天抽出时间来陪他们说话,又请人教他们英语,带他们去逛逛街之类的话,他们早都快闷疯了。

    你说谁呢?说谁是老太婆?啊?现在就嫌我老了是不是?小惠一听到许东的话,也顿时就像是被抓着了尾巴一般放下手里的活,两手叉腰道。

    没有没有我说的是老婆,你听错了许东顿时一阵头皮发麻,暗暗打了自己一个巴掌,自己怎么这么不长记性呢,上次说了一次她老太婆,害得他睡了三天的沙发的惨痛经历犹历历在目。

    伯父,伯母,我回来了。终于,就在许东受尽无数的惨骂,签下无数不平等条约,感到两眼发白,终于要受不了‘爱妻’充满‘爱意’的折磨晕倒过去的时候,庄立群像是救星一般的出现了。

    啊小群回来了,快,先坐着,马上就开饭了。一听到庄立群的声音,小惠的脸上的怒意马上就消失了,换上了一脸的笑容,热情的招呼道。

    许东两眼睁得大大的,看着自己的爱妻那张说变就变,没有一点犹豫的脸部表情,饶是曾经无数次的见过这种情形,他还是又一次的在心里深深的感慨了一番,看来,每一个女人,都具有做演员的潜质这句话,真的是太有道理了!

    伯母,你坐着,我来忙吧!庄立群一放下手里的东西,立即就要过去帮小惠的忙。

    小群啊,你坐着吧,让你伯母来做就行了,你在外面上了一天班了,肯定累得不行了,你先歇一会!许东暗暗的在心里点了点头,开口道。

    那,麻烦伯母了,其实伯父,伯母,你们没有必要每顿都这么自己做的,这些事情,请一个保姆来做就行了!庄立群有点感动地道,这种家的感觉,是她每天忙碌之余,都能感觉到一种温馨,而这种温馨,是她从来没有体会过的。

    她从小就没有母亲,而他父亲又整天忙碌着生意,公务的事情,根本就没有多少时间在家里呆着,她们几兄妹的生活起居,一直都是由父亲请来的保姆们在照顾着的,所以她小时候才会那么的依赖她的那个最小的哥哥庄立天。而她长大了之后,又每天烦着各种的心事,忙碌着自己的事情,家对于她而言,就是一栋空荡荡的屋子,一张床,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小群啊,我知道请个保姆用不了多少钱,但是,什么事都请人做,人的手脚都会生出锈来的!趁着现在还能做啊,还是自个儿做着舒服一点,再说,做顿饭,也用不了什么功夫,自己做的,一家人吃得也香,你说是不是呢!小惠一边炒着菜,一边念叨道,脸上挂着温馨的笑容,对于庄立群每次说到的请保姆的事情,她都很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在许家,厨房一直都是她的个人禁地,虽然她平时总是说许东这个不对,那个不好,不过她就是从来没有让许东进过厨房,仅管,许东一直强调,他的厨艺绝对不会很差。在她看来,一个女人,在自己的厨房里,用自己的双手,用自己的心,去炒一份菜,煮一碗饭,给自己的丈夫,儿子吃,看着他们下班回来的时候,就能吃到自己做的饭菜,脸上洋溢着的幸福的笑容,是最幸福的事情了!

    是啊听到小惠的话之后,庄立群若有所悟地答道,过了好一会,才想起刚刚电话里许东好像说有点事,忙道,对了伯父,你刚刚说有什么事情,是什么事啊?

    《《邪艳曲》(未删全本)》张培萌求婚张漠寒全文字更新,牢记网址 : http://www.psdfans.com/chap/54668.html
上一章        《邪艳曲》(未删全本)章节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